当前位置:烧忆阅读文学网 > 异界魔法 > 血夜黎明

第三章旋转木马

之后的每一天放学后,芷罹都会去凯文的古堡,在那里写作业,也在那里住。日子久了,她跟凯文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

芷罹给黛丽喂血的时间已经维持了一个月,黛丽苍白的肌肤上已经渐渐有了血色,这令凯文兴奋不已。芷罹也很高兴,她也很希望这个小姑娘快些醒来,她想看到黛丽睁开眼睛的样子,她相信,黛丽一旦睁开眼,那美丽的容貌一定会惊艳世人。她要把她画下来,挂在这座黑暗古堡的墙上,让这里不再孤寂而黑暗。

星期日,芷罹穿了一身汉服,盘着圆圆的髻,插着一根银簪。汉服是广袖的齐胸襦裙,上襦是简单的白色,裙子是藕合色,有些像百褶裙,外面还套着淡蓝色的大袖衫,印着芷罹最喜欢的荷花。芷罹在落地镜前照了又照,转来转去,还是不大满意。凯文正坐在沙发上看书,他余光扫到芷罹这般,便道:“转什么?”芷罹回过身,望着他,嘟着嘴道:“唉……总感觉少了些什么。”凯文放下书,向她望去。他惊呆了,微微张开嘴。芷罹歪着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凯文回过神来,笑道:“特别漂亮。漂亮得我都快不认识你了。”芷罹笑了笑,忽又微怒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说,我平时都不漂亮了?”凯文忙摇摇头:“不不不,平时也漂亮,但我看习惯了。你今天特别漂亮。”芷罹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。她回过身,继续照镜子,看来看去还是感觉少了些什么。她一遍理着头发,一遍问道:“你看我是不是哪里少了些什么?”“你转过来我好好看看。”芷罹转过身,凯文细细端详着面前这宛若神妃仙子一般的姑娘,若有所思。半晌,他道:“哦!我想起来了,中国的古装剧里那些女人眉心都有花纹。”芷罹这才想起来,道:“那是花钿。怪不得感觉少了些什么。可是之前买的花钿贴都用完了。”凯文站起身,坏笑道:“不如我帮你画?”芷罹下意识地往后推了推,一脸鄙夷道:“你确定你不会把我画成花痴女?”凯文微微昂起头,道:“当然不会,我可是认真研究过的。”芷罹瞥他一眼,还是有些不信任:“噫!谁信呐,就你?”凯文装作有些落寞地低下头,道:“你不相信我了……”芷罹连连摇着手,忙解释道:“不不不,我相信你……可是这里也没有画花钿的工具吧……”凯文一下子冲出房间门,又很快回来,抬着一个大得吓人的木箱子。他轻轻放下木箱子,打开盖子。芷罹惊呆了——这是个超大号的首饰盒!盖子上有一面铜镜,却不同于古代的铜镜,这面铜镜照人照得异常清晰。下面有七层,第一层是胭脂水粉,第二层是梳子和各种精致的珠宝首饰,第三层是画眉的青黛,第四层是好几双精美的绣花鞋,第五层是好多印着美人的团扇,第六层不同颜色的印花披帛,第七层则是芷罹收藏的汉服。芷罹愣愣地望着眼前这无比巨大的“首饰盒”,不禁“哇”了一声。凯文得意道:“这可是我废了好大劲才做好的呢!里面的东西我找遍了大半个中国才买到的呢!本来想在你生日那天送给你,谁知你居然不知道自己的生日。”芷罹又惊又喜,激动地亲了一下他的脸颊,道:“我爱你。”凯文有些懵了,愣着不说话。芷罹见他这般模样,笑道:“怎么啦?”凯文有些做作地清了清嗓子,把手插进黑色风衣的兜里,道:“没什么。那个……我帮你画花钿吧?”“嗯。”

凯文拿起一只小小的画笔,蘸了蘸朱砂,认真地在芷罹脸上“乱涂乱画”,动作很轻很轻,也很谨慎,生怕手一抖,毁了这位美人的脸。

几分钟后,凯文大师的“画作”完成了。他细细端详了一下芷罹的脸,不禁笑了出来。芷罹疑问道:“笑什么?该不会……”芷罹忙跑到镜子前,看了看自己的脸。她望着眉间那朵小小的红色莲花,有些惊呆了。真的很美,完全没有画毁掉。芷罹回过头,道:“不是没画毁吗,那你笑什么啊?”凯文近前,摸了摸她的头:“没笑什么。不过……你今天打扮得这么漂亮,要上哪去?”芷罹瞥他一眼,挑了一堆带着蓝色流苏的耳坠,一边戴上,一边对凯文道:“约会去。”凯文一听这话,如弹簧一般,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,蹙着眉:“什么?约会?跟谁!?”芷罹眼中闪过一丝玩味,故意道:“你不认识,总之是个男生。”凯文瞬间闪到她面前,掐住她的脖子,一脸怒色:“你再说一遍!?”芷罹握住他的手腕,轻轻挪开,道:“骗你的呢。再说了,就算我真去跟男生约会,跟你又有什么关系?”凯文眉头紧锁,不说话。芷罹握住他冰冷的手,道出了实话:“我跟几个同学逛街去,都是女的,你放心吧。”说罢,芷罹便从窗户跳了出去。

她回到自己上学的那个小镇,提着裙子,轻挪莲步。街上的人们都惊呆了,恍惚间还以为看见仙女下凡了。芷罹来到她与田松鹭几个同学约定好的地点,四处张望了一下,没有看见自己熟悉的面孔。云宫迅音的声音忽然想起,她吓得一个激灵,掏出手机,只见屏幕上显示着田松鹭来电。她不假思索地接了起来,正想问她们在哪,电话里却传出了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:“想让你的朋友活命的话,就赶快来一趟龟山公园,我在龟山公园里荒废的寺院里等着你。”语气很是沉着,带着一丝的威胁,不像是在开玩笑。芷罹蹙起眉,冰冷道:“先让我听听田松鹭的声音。”电话那头的男人冷哼一声,接着便传来了田松鹭夹杂着无限恐惧的声音:“芷罹!救我,快救我啊!”芷罹心下一惊,正想说些什么,电话里又传出了那个男人的声音:“这小妞的声音也让你听了,限你一个小时之内赶到龟山公园的荒废寺院,否则的话……哼哼,我看这几个小妞长得也是挺标致的嘛……后果我想不用我说,你也该知道的。”话音刚落,电话便挂了。芷罹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,自己平时待人宽厚,也并未与人结仇,若不是来寻仇的……便是来取她项上人头的?她有些慌了,忙拨通凯文的电话,可电话里响起了令她绝望的声音——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。

她咬咬牙,心想:“这回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”

她赶到龟山公园的寺院,只见里面一个人也没有,只有密密麻麻的蜘蛛网和到处乱飞的尘埃,整个大殿空荡荡的,说起话来都有很明显的回音。她喊道:“有人吗?田松鹭?你在吗?”只听得一声冷哼,紧接着便是锐器在空气中划过的声音。她猛一回头,一把寒光逼人的匕首向她刺过来,她向上一跳,空翻躲了过去。刚一转身,那把匕首又从便上飞过来,正向她腰部刺去。她再往旁边一闪,又躲了过去。她有些心生疑惑,为何只见匕首,却不见操控匕首的人呢?难不成那人隐形了?

正想着,面前竟出现一道明亮异常的光束,她眼睛本不能照强光,便下意识地闭上眼,这时,匕首又从她背后刺来,她猛地向上一跳,保住了小命,只是虎口处有些划破了。鲜血汩汩流出,操控匕首的那人终于现身了,是个穿一身玄色长袍,满头白发的男人,看上去约莫三十一二。男人长得极俊美,凤眼浓眉,眉宇间透着一种莫名的威严。男人嘴角挂着一丝邪笑,向她缓缓走来,手中握着那把寒光逼人的匕首。她实在睁不开眼了,只靠着自己的直觉往旁边躲闪,因修为尚浅,躲了不过十招便被刺中了手臂。男人从袖中掏出一个类似于试管的东西,他闪到芷罹旁边,刚想用试管收集她流下的血,谁知伤口竟很快地愈合了。

芷罹浅笑,从袖中抽出一条细细长长的鞭子。用尽全身力气向旁边抽去——很幸运,她的直觉终于对了一次,抽中了。男人胸口的布料瞬间被抽得绽开,从胸前喷涌而出的血液染红了地板。男人大惊失色,惊恐地捂着自己的伤口,歇斯底里地哀嚎着,伴随着哀嚎声,强光消失了,男人也随之化为灰烬。芷罹睁开眼,只见血泊中躺着一块玉牌。她弯腰捡起,只见正中间刻着“旋转木马”几个大字。她从袖中掏出几张纸巾,将玉牌上的血迹擦干净,收了起来。她正想呼喊田松鹭的名字,田松鹭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,怔怔地望着她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芷罹沉重道:“你都看见了?”田松鹭点了点头。芷罹长叹一声,问道:“其他人呢?”田松鹭听到这句话,顿时脸色大变,泪水狂涌而出:“……呜……哇!她们、她们、她们都……都死啦!”芷罹惊了一惊,不大敢相信,声音有些发抖地问道:“她们……人呢?”田松鹭抬起右手,无力地指了指偏殿。

芷罹忙向偏殿跑去,只看见那几个小伙伴有的被绑在椅子上,衣衫不整,脸上还挂着惊恐的泪;有的躺在角落里,胸口插着一把小刀,浑身是血;有的则被吊在横梁上,**全身,口中塞了一块布,身上全是刀痕……她慌了,忙喊叫她们的名字,见无人应答,她彻底崩溃了,失声痛哭起来,歇斯底里。田松鹭迈着沉重的步子向她走去,声音沙哑:“出来时四个人,回去时就剩我一个活着的了……”芷罹扑上去,紧紧地抱住她:“都怪我,都是我不好……你呢?你没事吧?”田松鹭神情呆滞,挽起左手的衣袖。芷罹轻轻抬起她的手,心中咯噔一声——田松鹭的手臂上被人用小刀刻了一个“死”字。伤口还淌着血,整条手臂的颜色已经不能看了。芷罹咬咬牙,用指甲划破了自己的指尖,在田松鹭的伤口上滴了几滴自己的血,她低头道:“很快不疼了,只是在完全恢复正常之前不要乱动。”

她怀着愧疚,把田松鹭送回了家。她暗暗发誓,一定把所有坏人的血都吸干,一来为民除害,二来也能令自己变得更强大……

热门小说推荐:撒旦的囚宠〕〔是我不是我还是我〕〔从前有个吸血鬼〕〔我真的是个高手〕〔休宁徐涛的末世之王〕〔斗 神〕〔王妃火爆爱炸城〕〔浮笙若沫〕〔梧桐落怀桑〕〔神魔序典〕〔蚀族〕〔紫魄之人鱼阴谋之恋〕〔无尽之帝君〕〔森林里的林夕〕〔永不停止的悲剧由我来结束〕〔如果没有如果会怎样〕〔神奇少年李恶毒〕〔一片春心赋海棠〕〔战神联盟王者崛起〕〔星宗〕〔关于来到我的世界这件事〕〔殒落天辰〕〔脉破苍穹〕〔南亭北寺〕〔十世苦行〕〔我的世界之末影穿梭〕〔第七空间ZORE〕〔旋风少女之复仇女神再归来〕〔界瞳〕〔古村女孩〕〔方寸光阴只为你而守〕〔逆天邪才混都市〕〔盛世华妆〕〔将军夫人有点拽〕〔杖策行〕〔小势力〕〔赖上腹黑监护人〕〔念浮殇〕〔一剑忠情〕〔牵线之缘〕〔我一生只对你真心一笑〕〔星灵空烈〕〔幻世战纪〕〔象牙塔尖〕〔想你想了二十年〕〔我在地狱中降生〕〔诸天盗〕〔刀塔风起少年时〕〔乐自由我敖子逸〕〔腹黑老公三打萌妻〕〔花千骨同人之笙歌传〕〔进退两男〕〔浮尘劫之血泪江湖〕〔半梦半醒中〕〔莽原世纪〕〔铁甲威虫之百灵队〕〔秩序代言人〕〔深情错负〕〔碑残鸣〕〔网游之重塑辉煌〕〔凤倾权天下〕〔铁甲威虫之麟沙战刃〕〔诡闻奇谈之乘风听雨〕〔遇上我的小娇妻〕〔锦绣血曲落虞城:剑影王妃〕〔天大地大之宇宙霸帝〕〔木熙花开〕〔重生之文武双全〕〔亦浔不要修仙啊〕〔欢迎来到死人校园〕〔绝世倾歌之神医废材四小姐〕〔火影鸣人之天火〕〔力擎天下〕〔玄门异事〕〔重生之至尊修罗〕〔萌娃要修仙〕〔花嫁缘〕〔碎星入梦〕〔回首当年岁月如烟〕〔疯魔人〕〔最好年华爱上你〕〔赛尔号战神联盟之狂冰梦幻〕〔文武少年〕〔石榴红了又红了〕〔雏龙欲飞〕〔奈何茶馆〕〔穿入喰种之拯救金木小天使〕〔邸仙〕〔如果爱有天荒地老〕〔低调成就王道〕〔一纸繁花花未央〕〔三国之无限召〕〔猎食者的救赎〕〔杀途偷道〕〔柯哀之破碎的青梅竹马〕〔地下城暗事〕〔风与芊〕〔太霄图玲珑玉〕〔又现彩虹〕〔神甲葬天〕〔复苏与起源〕〔邪神救世〕〔不庭界〕〔起死回身之术〕〔霸道总裁别样爱〕〔萌娃来袭:天才宝贝迷糊妈〕〔红尘一落芳〕〔相遇相知相守〕〔小弟给你讲鬼故事〕〔尸者生存〕〔海姆争霸〕〔弈星之雨〕〔首席炮灰逆袭〕〔木棉花开又逢君〕〔多少人知道真相〕〔网游之忠诚考验〕〔神话之天下无双〕〔有妻天降保管好〕〔墨涟传〕〔云遥晚秦觞
最新入库小说: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〕〔专属于她的爱恋〕〔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〕〔半夏浮华〕〔鬼王的傲气小姐〕〔杀戮之后爱意尚存〕〔第二次的爱情〕〔杀戮之后爱意尚存〕〔北武都尉司〕〔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〕〔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〕〔邪凤逆天:轻狂二小姐〕〔末日狂帝〕〔白日极夜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新夜半鬼叫门〕〔敲响天际之门〕〔有主见的方润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〕〔启征途〕〔家有妖医〕〔苍茫末世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玩世不恭小妖姬〕〔绯色断罪之人〕〔名侦探柯南续篇〕〔十年繁华依旧〕〔玉喜〕〔重生之不再遗憾〕〔邪凤逆天:轻狂二小姐〕〔盛宠毒妃五小姐〕〔妹妹是假少女〕〔强宠小小姐〕〔邪凤逆天:轻狂二小姐〕〔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〕〔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〕〔为你情深却浅缘〕〔血夜黎明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刀塔之小兵逆袭〕〔蚁恋〕〔废土生存法则〕〔伽蓝何处〕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〕〔红颜乱之公主遗恨〕〔祸国小妖妃〕〔我是太皇太后〕〔香草布丁选项〕〔白鹿归〕〔菲花之梦〕〔七日记〕〔眼中无泪心流泪〕〔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〕〔诡异童话〕〔花落的瞬间〕〔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〕〔末世兽都〕〔重生之总裁请自重〕〔推倒相公〕〔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〕〔恋与白起〕〔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〕〔我是太皇太后〕〔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〕〔腹黑总裁我以有约〕〔利刃侠〕〔问仙之旅〕〔娱乐圈之倾世妖娆〕〔寻亲旅恋〕〔花开半夏爱如烟漫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倾城落雪〕〔菲花之梦〕〔彼岸可有花〕〔凤舞九天必以长情〕〔腹黑总裁我以有约〕〔恋与白起〕〔名侦探柯南续篇〕〔年华独白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嬴政秘史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〕〔袖了双手倾了天下〕〔EXO之为爱起舞〕〔带回一只女婴来〕〔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〕〔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〕〔大时代战事〕〔落花下分开过〕〔未来神话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永寂山河〕〔玩命王妃〕〔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〕〔强宠小小姐〕〔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〕〔祸国小妖妃〕〔敲响天际之门〕〔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〕〔春秋之恋红尘梦〕〔一条狗引发的血案〕〔血族灵契〕〔又是一年梨花似雪〕〔苍茫末世〕〔白鹿归〕〔古荒道月〕〔EXO之你好鹿殿下〕〔魔兽世界编年史〕〔火影之宇智波曦月〕〔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〕〔名侦探柯南续篇〕〔巅峰枪王〕〔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〕〔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〕〔菲花之梦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我负子戴
温馨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